我並不是一個隨便佩服醫生的人,但對於下述的湯藥處方頗為心服,下面是一個德國的故事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