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_1259939853a90Z.jpg

◎譯名海灣/海灣峽谷/海豚灣
◎片名 The Cove
◎年代 2009
◎國家 美國
◎類別 記錄/劇情
◎語言 英語/日語
◎片長 01:31:23
  

◎導演路易·皮斯霍斯LouiePsihoyos
◎主演裡克·奧巴瑞RickO'Barry....Himself
        JoeChisholm...Himself
     Mandy-RaeCruikshank...Herself
     CharlesHambleton...Himself
     SimonHutchins...Himself
     KirkKrack...Himself
     IsabelLucas...Herself
     RichardO'Barry...Himself
     HaydenPanettiere...Herself
     RogerPayne...Himself
     JohnPotter...Himself
     LouiePsihoyos...Himself
     DaveRastovich...Himself
     PaulWatson...Himself

 
2010031008241789574400.jpg

  ◎簡介


  讓我們回到上世紀60年代,理查德·奧巴瑞(RichardO'Barry)的名字就海豚的訓練領域來說,算得上是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權威人士,他曾經以演員和訓獸師的身份活躍在非常受歡迎的電視節目《海豚的故事》(Flipper)的拍攝現場……

如今已經過去40多年的時間了,奧巴瑞卻仍然保持著自己對海豚那異於常人的支配能力,通過馴獸師與海豚之間的合作表演,來贏得電視觀眾心滿意足的笑聲。

 

14669960_1259649832_299.jpg

 

 

也許是因為職業的關係,奧巴瑞一直都對海洋哺乳生物的權益異常地關注,並積極地參與其中,可是他卻悲哀地發現,在這樣一個文明社會當中,竟然還存在著一個對海豚實施無限制捕殺的秘密海灣--“太地”,當他親自去考查之後,才真正意識到那裡是一個多麼充滿悲劇色彩的海豚的地獄。

 

14669960_1259649803_767.jpg

14669960_1259649804_332.jpg

 

 

  這部紀錄片將會講述的是一個非常令人震驚的事實,奧巴瑞聯同電影人路易·皮斯霍斯(LouiePsihoyos),加入他們行列的還有一個由社會活動家、電影人和自由潛泳者所組成的強大的精英製作團隊,他們共同展開了一個在隱蔽的狀態下進行的禁止發布該詞語任務,滲透進“太地”這個位於日本、地形險要的海灣,將那裡人性最黑暗的秘密公諸於世。

 

 

 

  
幕後花絮


  ·該片獲得了2009年HotDocs加拿大國際紀錄片電影節觀眾選擇大獎,排名第1。
  【堪比特種部隊的“偷拍”歷程】

 
日本有一個名叫“太地”(Taiji)的美麗海灣,卻因為當地漁民對海豚的大規模的捕殺而成了全世界聞名的“屠宰場”,專門針對這種現象拍攝了紀錄片《海灣》的導演路易·皮斯霍斯說:“我第一次聽說這個傳聞,是在2000年與頂級的海洋哺乳動物專家一起參加的一場座談會上,當時理查德·奧巴瑞也在場……在見到他之前,我一直都知道奧巴瑞是參與製作了電視和電影版本的《海豚的故事》的幕後功臣,而且還是當前世界最權威的海豚音學家,並大膽地對捕殺海豚這一行業進行了公然地抗議。

 

14669960_1259649791_952.jpg

本來,在當天的座談會上,奧巴瑞也是關鍵的發言人之一,可是到了他即將登台的最後一分鐘的時候,卻被這場晚會的發起組織--‘海洋世界’(SeaWorld)禁止發言了。

 

對於奧巴瑞突然被剝奪了講話的權力,我感到萬分的好奇,就主動湊過去詢問。

奧巴瑞對我說,他想要發表的演說是針對一個在日本的秘密海灣的,那裡聚集著來自於世界各地的販賣海豚的非法商人,負責為各地的海豚館和海豚公園挑選最好的‘商品’。

他還告訴我,至於那些未被選中的海豚,大多數都被殘忍地屠殺,然後海豚肉會被運往學校做午餐供應。聽到他的這些話,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就在我們身處的文明社會裡,竟然存在著一個專門殺害海豚的地方。

於是奧巴瑞邀請我和他一起去‘太地’,見識一下這個位於日本、擁有著驚天秘密的海灣小城鎮。”

 

  “太地”本身的地形就好比一個純天然的要塞堡壘,被大自然賦予的奇觀完好地保護著:“太地”所處的位置,三面都是陡峭的懸崖絕壁,惟一一面能出入的地方,也做好了一系列人為的防禦,包括很多擁有著又高又尖的鐵錐的大門,以及帶刺的鐵絲網和像剃刀一樣鋒利的柵欄,這裡有兩扇非常狹小的入口,布滿了警衛和警犬的嚴密保護……

說起自己和理查德·奧巴瑞充滿了驚險的“太地”之旅,路易·皮斯霍斯表示:“顯然,已經去過很多次的奧巴瑞對那裡很熟悉,我跟隨他經歷了許多觸目驚心的血腥的捕獵海豚的場面,給予我極大的震撼。回來之後,我就決定聯繫‘太地'的政府部門,包括當地的捕殺海豚的聯合會,我希望能夠把這些拍攝下來,製作成一部紀錄片,想取得合法的拍攝許可。但是我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,當我再次來到’太地'的時候,發現自己竟然被跟蹤了,而且只要我一現身,肯定受到的是警方24小時的嚴密監視。

由此我知道了,小鎮準備採取的是全然不合作的態度,因為在此之前,他們通過捕捉海豚而換取大量的金錢的‘致富之路’,已經被記者不斷地挖掘、報道,不僅在全世界引起了公憤,也連帶著使得他們的這項產業的斂財功力大打折扣。

小鎮的鎮長甚至還直言不諱地告訴我,如果我太接近那些抓海豚的漁民,不僅有可能受傷,甚至連小命都會不保。

其實這個海灣本身就處處透露著古怪,它位於整個小城鎮的正中間,很像是那種會出現在恐怖大師斯蒂芬·金(StephenKing)的小說中的神秘之地。

表面上,小鎮的居民看起來很喜歡也很尊敬像海豚或鯨這樣的海洋哺乳動物,但實際發生在海灣裡的卻全然是另外一種情況,而那也正是我想要挖掘的秘密。

以奧巴瑞的話說,想要真正進入海灣,我需要的幫手至少得是‘海豹特種部隊’級別的,而這也是我正在做的--至少我聚集的製作團隊,肯定不比‘十一羅漢’差,還個個身懷絕技。”

 

14669960_1259649825_658.jpg



  想要進入一個被嚴密保護起來、地形險要的秘密海灣進行實地拍攝,所面對的困難和危險確實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得到的,路易·皮斯霍斯說:“我找來了我的好朋友--加拿大潛水女冠軍曼迪-雷·克魯克謝克(MandyRae-Cruickshank)和自由潛水教練克科·克拉克(KirkKrack),讓他們幫助我們在水下偷偷裝上攝像機和聽音器,克魯克謝克曾經得過8次自由潛水的冠軍,她能屏息6分半鐘,下沉至水中300英尺深的地方,然後在不藉助水中呼吸器的情況下,重新返回到水面上……

她的丈夫克拉克也是一位自由潛水高手。

以前我的一個攝影助理,如今已經成為特效公司‘工業光魔’的模型製作部門的頭頭,在他們的幫助下,我們製造出了能夠將高清攝像機藏在裡面的假岩石。然後還有一位電學專家,他之前曾是加拿大空軍的技師,為我們提供的則是一個高速的馬力系統,維持攝像機最大限度地運轉。

 

14669960_1259649821_949.jpg

 

另外,他還給我們製作了無人駕駛的遙控飛機模型,提供的是天線的支撐和攝像功能,模型下方裝著一架同樣能夠遠程控制的高清攝像機。我的很多來自於島嶼的私人朋友都積極地參與進來,每到夜晚,我們就全副武裝,穿著迷彩服,臉上塗抹著彩繪,在夜色的掩護下秘密地在‘太地’進行作業。我們躲開了衛兵和警察,使用的全部都是只有在軍事領域中才會用的到無熱源的高清攝像機,在行動中捕捉我們所需要的畫面。

 


如此說來,拍攝這部《海灣》動用的都是一些非常規的工作人員,而且我們大部分的工作時間都是在午夜,還得隨時躲避警察的盯梢--這也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最大挑戰,想盡一切辦法不要被當地人抓住把柄,否則就會被捕。”

 

14669960_1259649810_678.jpg

 

14669960_1259649821_226.jpg

  

 

【還給美麗的海豚一個安全的海灣】

b154fc29e70b23fa1619de2f77074ea9.jpg


  既然選擇了將發生在“太地”的一切公諸於眾,路易·皮斯霍斯自然也意識到自己將會面對的是前所未有的危險境地,甚至有可能危及生命,皮斯霍斯說:“我早就預見到了發生危險的可能性,但這一切並不能阻止我向全世界說出真相,而且我拍攝這部紀錄片最初的目的,完全不是從營利的角度出發的。

早些時候,在我們的電影公司,我遇見了史蒂文·斯皮爾伯格(StevenSpielberg),他問我,如果我們拍攝影片不夾雜任何利益的目的,那麼要以什麼維持公司的運轉呢?

他給我提出了建議,並把他從拍攝《大白鯊》(Jaws)中吸取的教訓傳授給我,那就是永遠不要在船中或和動物一起工作,因為這不僅存在著太多意想不到的不可預知性,而且花費還高得嚇人。

但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註定的,拍攝《海灣》的時候,我們大多數時間都是在船上度過的,而且還不得不和大量的沒有任何配合意識的野生動物進行合作……需要補充的一點是,出於能夠理解的安全考慮,我們的拍攝工作絕大多數都是在晚上進行的,想盡辦法地秘密潛入海灣,冒著被殺害或被關押的危險--如果我們被當場抓住,就會被關進監獄幾個月的時間。

以這樣的方式製作《海灣》,對於第一次當導演的我來說,無疑等同於一場不折不扣的噩夢。”

  一直以來,路易·皮斯霍斯都非常關心動物權益方面的話題,而他第一次製作紀錄片,就以保護海豚為紀實主題,可以說是偶然,也可以說是宿命,皮斯霍斯說:“我已經當了20多年的素食主義者了,其實嚴格的說是‘半素食主義’,因為我吃魚,但是任何會走路的動物都不吃。

 

3412e9254ae60f311156484fd9313e34.jpg

可自從我製作了《海灣》之後,就不再吃任何魚類了,這一次經歷實在是教會了我太多的東西,我發現很多魚的種類,其實也是位於食物鏈的頂端的。

非常負責任地說,打從我開始拍攝這部影片起,我對動物的態度就持續地在改變著,從最初的半素食主義者,發展到現在連皮帶都不扎。

我對所有生物的情感,都上升到一種想象不到的程度,因為你一旦意識到它們所處的困境,肯定就會像我一樣,心疼得再也沒辦法把眼睛移開。有科學證據顯示,海豚擁有著比人類更大的腦容量,神經細胞的摺疊和排列,也要更多一些,而且它們具備著額外的感覺,即對聲波的超常的感應能力。

 

1228a03a553c26dc87e70917f7133131.jpg

與此同時,它們也是惟一會主動拯救人類的可知野生動物。

海豚的同情心擁有的是漫長且傳奇的歷史,打從人類能夠用文字或圖像記錄開始,就已經有這方面的記載了。它們總是自覺地加入拯救人類的行列,我想,現在也是時候該我們嘗試營救它們了--要知道‘太地’可是全世界最大的一處海豚屠宰場。”

 

海豚湾.The_.Cove_.2009.DVD-RMVB-人人影视原创翻译中英双语字幕11387821-57-11.jpg

海豚湾.The_.Cove_.2009.DVD-RMVB-人人影视原创翻译中英双语字幕11480921-57-50.jpg

海豚湾.The_.Cove_.2009.DVD-RMVB-人人影视原创翻译中英双语字幕11493921-57-56.jpg

 

  路易·皮斯霍斯在“太地”的時候,還發現當地政府對於殺害海豚並沒有進行有效地制止,他說:“日本人仍然受到政府和輿論的至深的影響,他們對自己的政體深信不疑,但是政府卻不想讓他們知道一些最基本的有關健康的信息,比如說海豚肉要比其他動物的肉製品多含幾倍的毒素……

這是一個受到了整個政體去掩蓋的事實真相,日本似乎對海豚的獵殺行為採取的是不聞不問的漠視態度,而這種行業之所以在日本擁有著如此高額利潤的收入,也證明了其政府內部的腐敗墮落是多麼地猖獗。”

 

  不過,在路易·皮斯霍斯離開了“太地”之後的一年時間裡,日本對捕殺海豚的態度做出了相應的改變,皮斯霍斯繼續說:“海豚肉曾經是日本學校的午餐計劃的一個組成部分,如今已經廢除了……

理查德·奧巴瑞和海洋生物保存協會也正在進行插手和干預。

我們的毒性研究專家最終和幾個‘太地'的鎮議會官員取得了聯繫,他們自己的小孩也正在學校上學,產生的不同的中毒反應已經證實了我們的猜測,所以基本上算是停止了在學校午餐加進海豚肉的行為,很多水產業也不再接受海豚肉的配額和任務。

可即使如此,那裡對海豚的捕殺並沒有停止,我們都希望通過這部《海灣》,讓人類意識到他們正在做的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情,徹底地杜絕類似的殺戮行為再次發生。”

 

the_cove3.jpg

 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