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為,對我們來說,一個人,一個黨,一個軍隊,或者一個學校,如若不被敵人反對,那就不好了,那一定是同敵人同流合污了。

如若被敵人反對,那就好了,那就證明我們同敵人劃清界線了。

如若敵人起勁地反對我們,把我們說得一塌糊塗,一無是處,那就更好了,那就證明我們不但同敵人劃清了界線,而且證明我們的工作是很有成績的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