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沖,而用之或不盈。

淵兮,似萬物之宗。

挫其銳,解其紛,和其光,同其塵。

湛兮,似或存。

吾不知誰之子,象帝之先。



註:大道充塞宇宙而不滿的第四章。

 

大道之人散於天地,佈滿宇宙,放之彌滿六合而不溢,而永遠適合中道不會滿出來。


大道之玄之又玄,深廣莫測,無窮無盡,為生天生地生萬物的根源。


銳為人心中自私自大之反常行為,故要揣治人之尖銳。


解其人心中的紛亂(心無紛亂必是理智)。


融合一切光明(是法平等)。


不棄人同於塵俗(一體同然)。


大道湛寂,無聲無臭,好像有個生生化化的根本存在。


吾乃老子之自稱,云吾不知這道是從那裏生出來(是老子之自問)。


這句是老子之自答,象是形象,如日月星辰,帝是萬物之主宰,云形象之類必是道為萬物之先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