誠實之所以是普世價值,因為說謊是普世現象。

說謊之於人生,既是何等的尋常,又是何等的需要管制與提防。

尼采說的最是一針見血,他說:「謊言對生命是必要的,這也是人生現實之所以可疑可怖的部分原因。」

在美國,有人問:「政客說謊的時候,怎麼樣才能知道?」

答案是:「只要他嘴皮子一動,你就知道了。」

說謊必留下痕跡。

只要是人,說謊或多或少都會出現破綻,或是會留下說謊的線索。

從一個人言談之間的言詞、表情與身體的表現,說謊者就無所遁形。

不僅可以從一個人的言詞、表情與身體去抓謊、驗謊,同樣也可以透過細心的觀察與客觀的判斷,驗證自已自以為是的「合理的懷疑」。

正因為人是最會說謊的動物,因此人也就成了最會懷疑的動物。

「一個人能夠選擇不說謊卻說謊,才算是說謊者…說謊者一定有能力選擇說謊還是說實話,而且一定明白兩者之間的差異。」

換句話說,要不要說謊,其實全在我自已一念之間。

當謊言已經在舌尖醞釀,脫口欲出之際,我們雖然有能力選擇不說謊,但是,說與不說之間,選擇的依據是什麼?

除了說謊所要冒的風險,以及一旦被識破可能要付出的代價,可以做為選擇是否說謊的因素外,這時候,面對說謊的動機乃是一種更為正面的態度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