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有人說大多數的女人,都是先愛上愛情,才愛上男人的。」妳說。

「那妳是哪種女人?」我問。

「我是先愛上了自由,才愛上愛情的。」妳回答。



「我要的愛情就像放風箏,你是放風箏的人,我就是那風箏。

 風箏是屬於廣大天空的,是自由不受拘束的,

 但是,只要你需要我,一收線,我就會回到你身邊。

 只想把風箏放在身邊的男人,風箏也就不是風箏了。」妳說。



因此,愛上妳,我得學會不嫉妒,

因為我不能成為妳口中「自私的只想綁住女人」的男人。

所以,我必須在看著妳和另一個男人親暱談笑時,適時的微笑。

儘管我的心已經像一條絞乾的手帕,被擰了再擰,扭了再扭,也不敢喊痛。

儘管我的嘴角像掛了千金重的砝碼,也得費盡心力的揚起一點笑意。

然後說:「原來是妳的高中同學啊!難怪你們的感情那麼好。」

「是啊!」妳還給了我一個天使般的燦爛笑容。



愛上妳,我得學會不擔憂,因為我不能成為「不信任妳」的男人。

所以,在深夜一兩點,妳終於回家時,

我不能問妳:「妳到底去了那裡?怎麼現在才回來?」

儘管我剛剛是那樣的坐立難安,緊抱著時鐘望著窗外開門與關門,

儘管我恐懼的滿腦是妳車禍血流滿地的情景,

還想著如果只是妳和男孩子玩得太晚了就好了。!

但是,我只是坐在沙發上拿著報紙,對著妳笑:「妳一定累了。早點睡吧!」


謝謝妳,因為我愛上妳,我才能成為最自由的男人。

不必擔心妳會抓著我聞身上是?有女人的香水味,不必編出任何晚歸的藉口,

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和過去的女朋友喝茶,

因為妳說:「男人也可以有女性朋友。」

但是我心裡卻想著:不知妳現在和哪個男生在一起??


我也可以和公司客戶應酬到深夜,

因為妳說:「我相信你,這是你的工作。」

但是我心裡焦慮著:不知妳回到家了沒?


然而,我必須記著:妳是風箏,一個自由的風箏,我不能成為綁住妳的男人。


今晚,我的車子故障了,半夜三點才回到家。

我看到了妳,淚流滿面,焦慮不安的妳,是我從沒有見過的。

妳撲進我懷裡,哽咽地直說:

「嚇死我了,你到哪裡去了?連通電話也不打回來,

我打電話問遍你所有的朋友,可是……」然後妳又哭了。


我心疼地摟住妳,?怪這些話怎麼如此熟悉,這也是我每天每天都想對妳講的話啊!

「我不曉得妳會這麼擔心。」我說。

「我當然擔心,我擔心死了,因為你是我最愛的人啊!

 為什麼,你從來不擔心我,不問我去哪裡了呢?」妳說。


我愕然了。「我以為妳喜歡自由。」

妳好委屈的!望著我。


「我是喜歡自由啊!

 但是飛得再高再遠的風箏,也有想休息的時候。

 你只會放風箏,卻忘了收風箏。

 有你的支持,休息過後的風箏才能飛得更高更遠啊!

 難道你忍心讓風箏一個人孤獨的在天上飛?」



我抱著妳,突然間明白自己是世界上最傻的放風箏的人。

放風箏的自由,我現在才懂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