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新日期:2009/07/06 16:47 大陸新聞中心/綜合報導

今年湖北省高考作文題目是《站在__門口》,考生周海洋以古體長詩的形式寫了一篇《站在黃花崗陵園的門口》,令閱卷老師大為驚豔,獲封「最牛高考滿分作文」,雖然有學者指此文「漏洞百出、滿分很悲哀」,但它感動了一位黃花崗烈士的後代,他呼籲大學應破格錄取「作文滿分、總分很低」的周海洋。

 

周海洋的「最牛作文」全詩共51行、102句,加上前言、後記共1080字,內容回顧近代史上鴉片戰爭、辛亥革命等重大事件,表達以史為鑒、發奮向前,高考閱卷老師指此文「形式和內容表現上都堪稱一流」,給了滿分。華中師範大學教授涂艷國、湖北大學教授葉顯發都稱讚周海洋,在不到1小時寫出高水平的古體詩,顯示他對歷史的熟稔、知識面的廣博及高超的文字駕馭能力。

 

不過,也有中山大學古典文獻學博士徐晉如見解相反,他在部落格PO文指出,「閱卷老師把一篇應該得零分的作文評了滿分,這是中國教育的悲哀。」中山大學教授彭玉平也在接受大陸媒體採訪時表示,周海洋雖然顯示出他的文字功力,但這篇作文確實是「漏洞百出」的作品。

 

無論如何,這篇作文還是感動了不少人。周海洋的高考總分僅有370分,根本不夠格上大學,但三峽大學基於愛才,6月29日向湖北教育當局提出報告,願意破格錄取周海洋。

 

此外,一位黃花崗72烈士的後代嚴英仕投書廣州日報,指出「作為烈士後代,我們呼籲廣州高校錄取寫古體長詩頌烈士的那位湖北考生。」嚴英仕是嚴確廷的曾孫,他的曾祖父是72烈士之一。

 

嚴英仕說,沒有真摯的情懷,周海洋絕不可能寫出《站在黃花崗陵園的門口》,身為「90後」的周海洋對革命烈士的崇敬之情值得肯定。當廣州日報的記者告知周海洋此事,周海洋十分驚訝會有烈士的後人關心他的未來,除了表示感謝,也透露他原本想補習一年再重考,但如果廣州有大學願意錄取他,他也會珍惜。

 

另外,周海洋也表示,三峽大學因上級主管部門不批准破格錄取,學校已放棄錄取他。他也擔心,自己並沒有填報任何一所廣州大學,即使有廣州的學校想錄取他,「也不好操作」。

 

《站在黃花崗陵園的門口》全文如下:

 

清宣統三年三月二十九日(西元一九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),廣州起義爆發。起義之軍百二十人持槍械攻入廣州督府衙門,兩廣總督張鳴歧聞風而逃。然義軍終因寡不敵眾,數百清軍圍之,起義軍多戰死。旋革命黨人潘達微見而憐之,收烈士之骸,止得七十二具,葬於白雲山麓之黃花崗。九十七年之後,時值臘月,會天大雪,余滯于廣州,遂至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之陵。止於其門,百感並至,賦詩一首,詩曰:

 

赤焰難明赤縣天,百年群魔舞翩躚。國土已破何人見,金甌早缺有誰憐?

 

皇祚不復天威去,天朝迷夢化為煙。五口通商香港失,斷鴻聲中夷艦現。

 

圓明園中盡烈火,太和殿裡無君顏。水師已覆巨艦沉,黃海之水腥且鹹。

 

春帆樓上條約訂,馬關之約逆臣簽。大沽臺上炮聲隆,將士陳屍國門前。

 

新鬼啾啾舊鬼哭,京窪難日見炊煙。宣戰詔書何處尋?言說帝后西秋獮。

 

辛丑合約庚子恨,落日秋風哭寶劍。六十年來傷國步,八千裡外吊民殘。

 

空向長河咒逝川,不盡國愁在斯年。四萬萬人齊下淚,天涯何處是神州?

 

民窮國敝割土地,償銀賠款年復年。可憐越女夜夜哭,半國殖民半封建。

 

檀香山上聚義士,興中會中覆青天。烈火已燃錘與鐮,今將炮火滅清廷。

 

槍聲驚破五羊城,英雄無懼揮寶劍。提攜玉泉為國死,何得英名在人間。

 

悲歌一曲從天落,壯士不再歌易水。曉見江山有炊煙,烈士之魂已沉泉。

 

人生百年能幾何,荒草斜陽土坯間。白雲片片魂悠悠,黃花遍野使人愁。

 

義軍已覆化碧土,留得精神載史書。黃花崗上土一抔,埋沒荒煙蔓草間。

 

起事何知一死難,的盧青驄勞鞍韉。青天白日滿地紅,鑲開碑上覆墓間。

 

行人往往悲舊事,含憤長憶孫逸仙。無量頭顱無量血,可憐換得假共和。

 

皇冠已覆君前落,不見人間少帝制。百越之人總不忘,秋風秋雨濕黃花。

 

愁看長江東逝去,卻有青史映君前。莫悲往事憤鉤沉,但看祖國煥新顏。

 

滄桑浮沉憶浮生,吾輩發奮應向前。歲月如潮歌似夢,百年彈指一揮間。

 

紅塵夢裡憶壯舉,烈士陵前有愧顏。吾儕不曾歷戰火,無復見此漫硝煙。

 

和平歲月憶往事,史海滄茫不親見。今春南嶺雪滿天,雪映梅花忠魂骨。

 

碧血橫飛四塞驚,草木含情風雲悲。只因烈士血如海,才使日月換新天。

 

英雄何只黃花崗,無數忠魂紅旗間。百兆國子懷先輩,萬里江山動後人。

 

召公甘為社稷死,感君總能多奉獻。至今天下傳英名,不使君沒蔓草間。

 

今之河山多錦繡,不復沉淪如從前。工廠遍地多鐵馬,資訊時代在眼前。

 

民眾康樂少悲苦,難以再見愁容顏。吾今立於陵門口,思緒紛飛感萬千。

 

聊謅一詩悼君魂,勿怪字拙人不見。

 

後記:今日之生活,皆先輩流血而成,今中國多烈士之陵,何止黃花崗耶?然吾平生只至黃花崗,愧矣。今年之秋,料黃花崗之黃花,應於秋風之中透香中華乎?

 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