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生活壓得我們透不過氣來的時候,惱人的鬧鐘不斷提醒我們,今天還有難解的問題、無盡的憂慮時,我們油然而興卸下這一切,逃離現實的願望,是件很自然的事。

 

我們會作起白日夢來,緬想一個日暖風薰的樂園島-也許我們在廣告、風景圖片或電影上有過驚鴻一瞥的印象-衷心盼既自已真徜徉在那兒;或者回憶起無憂無慮的幼時,曾發現的一處「只有自已知道」的避難所。

 

這種暫時的退隱,對緩和我們神經的緊張或有助益;但是退避到過去的方式若沉迷的習慣,不但於事無補,一個人成熟的思想,將退化到貧乏空幻的形式,這是很危險的。

 

喜歡沉迷於過去的人,從目前不完美但重要的生活中退縮,緬懷「過去那段好時光」,他的過去愈是理想化,他眼裏的現在就愈不真實;這種習慣一旦根深蒂固,他腦海中十之八九都為幻想所據;他覺得孤寂,正由於這種幻想「與眾不同」所致。

 

沉迷過去的毛病,能用「對新事務的渴慕」來療治。這是一種創造性的渴慕,希望把握現在,企劃將來;希望不斷改善自已;希望知道自已現在已具備什麼條件;希望避過「失敗」的陷阱,保持「成功」的通暢;希望每天過得充實,樂趣洋溢,有許多朋友環繞四周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