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本十九世紀畫家北齋說:「我由六歲開始,便瘋狂地愛好畫畫。到了五十歲,我出版的美術圖案多不勝數;可是我在七十歲以前的作品沒有什麼價值。到了七十三歲,我才懂一點點大自然以及動物、花木、魚鳥等的真正結構。」

 

  因此,我到八十歲的時候,將會更有進步;到九十歲將能洞識萬物的奧秘;到了一百歲一定能臻於化境;到了一百一十歲,我所畫的一切,就算是一個小點,都會有生命。但願和我一樣長壽的人看看我屆時能否實踐我的諾言。

 

  這是我──一個嗜畫如命的老人──在七十五歲時的豪語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