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飯後,她走過來我這邊,但我始終沒告訴她我多麼盼望今天她會來。我談了一兩分鐘,然後翻看一些舊照片。在照片裏,我們大夥兒站著,個個都穿著從前的長裙寬褲,眼睛裏露出年輕人的熱情。我問她現在在什麼地方,有孩子沒有,她說沒有,只有丈夫和一頭貓。我們都認為,這次和舊日常在教堂聚會的朋友再碰面,真是一件樂事,接著我們便說再見。

 

  當然,她看來比從前老了,但在她的臉上,我仍能見到很多年前在月下看到過而且從此念念不忘的那位少女。記得都覺得那是個美麗的晚上。然後她轉過頭來臉向著我,我見到她的黑色長髮和溫柔的烏溜溜眼睛在月光下閃閃發亮,心裏覺的她實在很美。當時還想著,我必須打電話約她出來玩,但我始覺沒這樣做。

 

  現在我碰見了她,很想向她訴說我當時的情懷。不過聯歡會並不是提起這些事情的場合,我們參加聯歡會是為了見見老朋友,而且,我們覺得有些話仍然說不出口,五十多歲了,我們還是提不起勇氣說:「我愛你。」

 

  今我傷心的,並不是那已逝的去的時刻,不是再也不能在月下見到那少女,也不是生命中已消失的那些光陰,而是我們自已,以及那些老是等待下次才說出的話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