內心湛然清明如月,那真是可羨慕的境界。爭名奪利的人,總不免有「寢不安席,食不甘味,心搖搖如懸旌」之苦。就是與世無爭的人,也難免有失望,挫折,懊惱和忿怒,使方寸不得安寧。「人生不滿百常有千歲憂」,自古已然。卻求心安理得,最好能斬斷名韁,劈開利鎖,破除世網塵勞。如果做不到,只有另覓他途,使此心將能稍得安靜。

  長居都市的人不可忘了接觸自然。不一定要邀遊名山大川,尋幽探勝;只要離開塵囂,一山一水。一石一木,都可使人心曠神怡。長嘯一聲,也能發洩心中的抑鬱。會心不在遠,即使在自已小小的院落中,掃落葉,除庭草,灌園蒔花,亦可怡悅性情。

  身和心是奇異的夥伴,身越勞苦,心越閒適。四肢不勤的人,往往胡思亂想,自尋煩惱。倘若筋疲力竭,定能倒頭酣睡。不論是用力用腦,只要能專心致志,不計報酬,心無旁騖,全力以赴,則煩憂自去。韓退之與雀群書所謂「心閒無事,然後外患不入」,正是此意。

  生活越簡單,煩惱便越少。行李多,旅行不便,上天堂更不便。菜根譚說:「心無物慾,即是秋空霽海」。要全無物慾未免太難,但不妨把它減至最低限度。「高尚的思想,低微的生活」,大概是近於「秋空霽海」的境界了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