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一群牛從這邊的門,穿過草原,直到籬笆短門,走向一株野櫻桃樹,會繞上一圈,再渡過小溪,到那邊的草原。每天這樣來來往往,把原來的泥土,走出一條彎路來,每次使這條路的路面更深陷下去一點。

  我也總是沿這條路來回,我很奇怪,那群牛為什麼要走這樣的彎路?假使是我,那麼我一定注視目標,而走出一條筆直的路來。於是我回溯一下我的一生,到現在為止的那段人生旅程,同現在牛群踩出來的路相比,則牛走的途徑還是比我直一點呢!

  所以我的假設是:問題的癥結是在究竟是人生的目標重要?還是達到這目標的一段旅程重要?據我所知,假使一個人沒有走過多餘的路,而是一直走向目標的,那麼這個人一定心胸狹窄,見聞不廣。

Mori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